痴迷“全能神”离家十五年

免费在线算命

2018-05-04

痴迷“全能神”离家十五年

由于身体原因,闫文玲下午不会再出门了,她的老伴儿或去菜市场买菜,或去社区的老年人活动中心打桥牌,而她就宅在家里,睡睡午觉,翻翻书,看看电视剧。

痴迷“全能神”离家十五年

  “都是邪教害的,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‘全能神’给毁了。”2017年11月16日,见到离家失踪16年的孙兰香,周围邻居无不为之惋惜。  事件的主人翁孙兰香出生在兴化市茅山镇卞东村的一个农民家庭,在家中排行老大,下面还有三个妹妹。

当时她父母的思想也挺封建,一直想生上一个儿子,但未能如愿,就把孙兰香当作儿子来养,希望将来能找个女婿倒插门好继承门户。

  1992年2月,孙兰香与邻村的青年刘义祥相恋后结婚,对方为人忠厚本份,两人相处情深,同意做了上门女婿,三个妹妹都尊称刘义祥叫哥哥。

一年后,孙兰香的女儿出生了,一家人其乐融融,尽享天伦之乐。

其后几年,三个妹妹也相继出嫁到邻村,姐妹感情深厚,往来比较密切。

  可是,好景不长,孙兰香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因“全能神”邪教埋下了苦难的种子。

  孙兰香的二舅张如根原先信仰基督教,1999年受“全能神”邪教的蛊惑拉拢,成为一名“全能神”邪教痴迷人员。

他的大姐张扣龙(孙兰香的妈妈)、哥哥张龙根、二姐张扣英在他的多次劝说下,也先后加入了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。

为了结更多的果子,张如根经常往来大姐张扣龙家,带来《基督的发表》《跟随羔羊唱新歌》《神的话语》和其他小册子,召集一帮信徒一起学习、唱歌,孙兰香的家就成了一个热闹的聚会场所。

受家庭环境的影响,2000年前后,孙兰香姐妹四人也分别加入了“全能神”。

  自从信了“全能神”,孙兰香一家人和睦的氛围消失了,幸福的生活轰然倒塌。

  孙兰香白天走村串户外出传福音讲真道,晚上聚会唱歌,家庭责任不再承担,饭不煮,田不种,丈夫刘义祥苦口婆心规劝也不见效果,为此经常吵闹,夫妻关系开始冷淡,家里也就少了往日的生气。

  2002年,“全能神”称世界末日到了,这是神给人最后的机会,不信“全能神”就会有灾难。

就在这一年,孙兰香活动更是变本加厉,有时一连几周不回家。

当年10月,未有任何先兆,孙兰香丢下丈夫和女儿不见了,据说是接受神的安排离家外出“尽本分”了。

这期间,她们一家先后失踪的还有她的母亲、二姨、二舅和三个妹妹。

  孙兰香出走后,丈夫刘义祥一个人在苦苦支撑这个家,每天要骑车到20公里外的集镇烧锅炉,晚上打工白天休息,自己煮饭洗衣,还要照顾女儿和老人,闷在心中的火也无处可发。

  信“全能神”把一家人都信没了,世人真是无法理解,此后丈夫刘义祥到处打听寻亲无果。

  七个人因信“全能神”不见踪影,就像从人间蒸发,杳无音信,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,亲人们真是又气又恼,报案、寻找、打探、吵闹都无法解决问题。

后来,因长期失踪下落不明,孙兰香三个妹夫在失去信心后起诉离了婚。

但刘义祥还心存一线希望,仍在尽力在寻找。

每次公安机关依法查处邪教,他想都去打听孙兰香的下落。

  2003年至2012年,孙兰香的二舅张如根、二妹孙兰英、三妹孙兰珍等人先后被公安机关发现后遣返回家。

家庭其他成员都现身了,唯独就没有见到孙兰香的踪影,刘义祥得到信息后总是刨根问底,认为她们应该会知道妻子的一点下落。

但事实相反,“全能神”认为亲情都是肉身关系,信神的都是弟兄姊妹,不允许亲情存在,更不得相互间横向联系,每个人都使用化名,因此彼此都不知去向,没有任何信息。

2010年孙兰香父亲孙玉堂因病去逝,没能见上孙兰香一面。

2014年,女儿结婚,孙兰香也没出现,她到底是死是活也没有准信。

就这样一次次失望带来一次次打击,刘义祥原先满头的乌发白了一半。

  2015年,在亲友劝说下,特别是得到了女儿、女婿的支持,在孙兰香离家十二年后,刘义祥起诉与孙离了婚,重新组成了一个家庭。

从此,刘义祥生活开始步入正常,也渐渐冲淡了往日的烦恼。

  但生活往往在平淡中又会掀起波澜。

2017年9月22日,孙兰香在泰州海陵区从事邪教活动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,据她交待,像她这样的人不能有半点儿女私情,她的一生就是为神奉献,不回家的原因是不想耽误自己的生命进程。

  经过当地反邪教志愿者一个多月的帮教,孙兰香的思想有了转变,表示愿意过正常人的生活。

但她外出15年,丈夫对她已恩断义绝,并且有了新家庭,再也无法接收她。

孙兰香把女儿生下来就没尽多少义务,在女儿八岁时就绝情离开,15年的光阴,她在女儿的心中没有一点好感,女儿不愿见到这样的妈妈。

谁愿收留她,她的家又在哪里?  。